新闻

北京赛车经验规律

2019-05-12 20:42:14

另类有桩单车现身苏南 新模式可否解决城市治理顽疾?

张靖超

饱受乱停乱放等城市管理问题诟病的共享单车行业,正在酝酿新的解决方案。

近日在南通、常州等苏南的多个城市的街道上,《中国经营报》记者看到了永安行一种新形态的单车,不同于该品牌早年间推出的蓝黄色相间的共享单车,这种另类形态的产品同时配置了无桩单车的智能锁和固定桩设施,以期规范用户的停放行为。

永安行方面的一位企宣人员告诉记者,公司从2018年上半年开始投放运营这种有桩单车,目前仅推广至约20个城市。

但有桩单车没有随借随还的便利,必须要停放到指定的桩点,这就要求桩点布局密集。而永安行通过城市招标,获得进入城市投放运营的许可后,成为了当地唯一提供共享单车服务的企业,通过“高密度有桩覆盖+独家经营”的方式,使得共享单车乱停乱放的现象除人流量大的地段以及交通高峰期外,在南通、常州等城市的街头的确有所减少。

但与此同时,亦有业内人士提出了这样的思考,一是固定车桩对乱停乱放约束的有效性,二是高密度建桩带来的成本问题,三是“特许经营地位”是否会对市场竞争造成干涉。

  车桩作用几何?

与摩拜、哈啰等无桩共享单车相比,有桩单车在随停随取的便捷性方面有所欠缺。为此,永安行与地方政府采取如下措施以弥补这一缺陷:一是高密度布设固定设施,尤其在南通市街头,几乎每隔100米便设有固定设施;二是永安行的车辆依旧采用无桩共享单车的车锁,技术上保证可以随地停放,用户若不在车桩上或车桩附近停车,则需要额外付5元的调度费。

政府方面也更青睐固定设施。南通市城管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采取固定设施停车及一家企业运营的方式,在保持市容整洁方面有了明显效果,减少了企业和政府因乱停乱放而支出的一些管理费用成本。

对于倾向于采取有桩,而非采用蓝牙道钉、电子围栏等无线技术的无桩共享单车。南通及常州两市的相关负责人则表示,目前的电子围栏技术不能做到米级以内,而且不能保证车辆不会被移动。“只是一个集中点,看上去依然很乱,在城市中心狭窄的道路还会造成交通拥堵,车辆还会被风吹倒。”

记者在南通及常州市街头,随机采访了多位使用永安行车辆的市民。有市民表示,高密度布设固定桩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无法随停随放的缺陷 ;也有市民告诉记者,在诸如万达广场等人流量较大的区域,出现车桩不够用的情况时,将车辆停放在靠近车桩的位置也可以还车,且无需付调度费。

记者于4月16日和17日在常州市万达广场附近的永安行单车停车点位看到,依然有数量永安行的有桩共享单车及助力自行车被随意停放在车桩周围,还有部分车辆倒在其他车辆的车身上。

“不可能完全杜绝,偶尔还会有乱停乱放的事。我以前在上海那边做过共享单车的运维,但总体来说,桩子还是对市民有一定的规范作用。”常州一位永安行的基层运维人员告诉记者。

“蓝牙道钉和电子围栏技术的确能降低企业方面的成本,但共享单车行业目前除了企业经营,还与城市管理密切关联,所以在有桩和无线技术的选择上,政府的态度将会起到一定的作用。”艾媒咨询CEO张毅说。

  车桩建设难题

若将这种有桩单车推广开来,固定车桩的建设问题成为摆在其他城市面前的一个问题。

“城市规划一开始没有给单车预留出空间,进行有桩投放,会进一步导致公共区域使用受限。”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说。

在南通和常州,为了弥补有桩投放的不便捷性,永安行方面进行了高密度的车桩覆盖。而固定车桩的建设由于占据了公共空间,亦需要政府多个部门参与审批、规划。

南通及常州市政府有关部门告诉记者,有桩自行车的点位是经多部门规划,并由城管、公安、区政府相关部门实地踏勘确认,选点时要求站点设置与周边环境和谐融合,不与园林绿化、道路、市政等设施形成冲突,并符合城市管理和通行安全等要求,做到不侵占盲道、不侵占绿化、不阻碍交通、不妨碍通行安全等。

“其实,南通和常州的这种模式是当前共享单车在城市管理方面的一个新的尝试,但若要推广国内其他城市,在已经有摩拜、哈啰等无桩共享单车的情况下,一个企业建设的车桩是否可以开放给其他企业使用?具体来讲,永安行的单车目前需要停在永安行布设的车桩上,如果都采用固定桩,用户停在了其他品牌的车桩上,实际上也没有乱停乱放,那么企业是否还需要收取调度费。这是在其他城市推广时,可能面临的问题。”东南大学交通法学院副教授顾大松这样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陈礼腾则提出,固定车桩长期占用公共区域场地,在进入其他城市后,可能还要面临交纳公共场地费用的问题,这会进一步抬高企业成本,在充分市场竞争下,有桩单车将面临更大压力。

记者从多方了解到,永安行新一代的有桩单车平均每台成本(一辆车+一个固定设施)约700元,骑行半小时收费1元,而助力自行车的成本约为2000元,骑行半小时收费2元,共享单车行业平均每辆车的使用年限约为两到三年,苏南地区运维人员的工资平均约每月四千元,且配置比例约为每200辆车一人,此外,目前共享单车行业的维修费用均摊到每辆车上,平均每日约1元,而城市内调度多由运维人员骑三轮车完成,调度费用基本被算在其工资内。据上述数据计算,在没有车身广告等其他变现渠道的情况下,理论上,若只通过用户骑行收回成本,普通单车翻台率(每日被骑行次数)约1.96次能收回上述成本,助力自行车的翻台率也须达到约4.41次。

结合政府、永安行方面多位人士向记者透露的数据,在常州及南通,永安行新一代有桩单车(普通单车+助力自行车)的翻台率在2~4次间,其中助力自行车的翻台率约为新一代普通有桩单车的两倍。若放眼已投放的约20座城市,永安行的一位企宣人员告诉记者,这一水平将下降至约2次。

而记者于4月11日下午5时40分至6时10分许,在南通市万达广场前的有桩共享单车桩点观察约半小时发现,此处共有约60余辆单车,在处于下班高峰期的半小时内,有4人取用,且均为助力自行车,另有3人前来还车。

不过在永安行公布的2018年年报中,数据显示包含有桩共享单车(永安行称之为新一代公共自行车)在内的共享出行平台在2018年实现收入1036万元,毛利率仅有4.03%。

  “特许经营”可否复制?

记者注意到,在上述有桩单车盛行的苏南多个城市,有一共同特点,即这些城市此前一直没有引入共享单车或者其中一家企业占据相对主导地位。

南通市城管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基于其他城市遇到的城市管理问题,南通此前对共享单车一直较为谨慎,在2017年,ofo强行在南通投放单车后,该局约谈了ofo有关业务负责人,要求撤出南通。在常州,除永安行外,记者仅在街头看到了摩拜一个品牌,且运营范围仅限武进区,摩拜及常州市政府方面告诉记者,摩拜是在2018年11月,通过与武进区政府战略合作,进行了定点投放。

“这种有桩单车在南通和常州的成功,一定程度上得益于永安行通过了当地政府的招标,获得了类似特许经营权的许可,这种设计对于政府管理而言,首先是便于管理,其次给了企业在这座城市里比较大的发挥空间,可以根据后台数据来调配车辆,申请建设车桩站点。”顾大松说。

这一观点与南通及常州有关部门负责人的观点不谋而合。“一家企业运营,一旦出现问题,可以直接责任到人,我们在其他城市考察时,当车辆乱停乱放时,有的城市就出现了多家企业之间互相推诿的情况。”

但若推广,这种“特许经营权”或许将难以在其他城市落地。

“在其他城市不会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国内大多数城市,已经同时拥有了两家乃至更多的共享单车,这些企业在当地已经有了庞大的用户群体,因此要想复制上述模式,独家经营的地位就很难实现。”陈礼腾说。

“总体来说,我不是很认同这种类似独家特许经营的许可,应该在同等条件下,多家企业进行公平竞争,况且独家经营垄断的服务质量和成本难以监管。”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室主任程世东说。

永安行的一位市场部人士则向记者表示,目前推广新一代有桩单车,公司除了城市区人口至少50万人外,还要对当地人骑行习惯、竞争对手等多个因素进行综合评估。而永安行则在最新的年报中表示,将加快共享助力自行车项目的推进,2019年覆盖到20~30个左右的规模型城市。

稿源:北京晒车pk10案例  作者:Admin

北京赛车经验规律相关文章: